1全国足协改组满周年过去,我们的男女国家队仍在亚洲列强竞争门槛之外挣扎,很多关心足运的人都质疑新的领导班子如何挽救台湾的足球运动呢?再问发哥也非三言两语可说清楚,但基本方向应先认清两大重点:「全力执行基础扎根与实现职业化带动国家队的实力提升」。这方面的投资需要坚持长期规画与努力,一定要用对人,费心思,花大钱来改造足球根本,方有可为。
他山之石可以攻错,再次强调日本足球梦想的实现,可是历经多少岁月的规划与努力执行而成,拿日本的足球维新成功,他们不会急功近利,改造工程启动时,先把重点放在其国内足球体制与赛制的完善,更致力推动大规模的青少年培训计画,进而成功步入轰动亚洲的日本职业足球联赛,经职业水准的洗礼与带动下,自然而然促使国家队战力提升,成为亚洲最具与欧美强队对抗的国家。
讲白点挽救我们足球,直说就是要让踢球人有前途过好生活,就得落实向下扎根(即青训)并向上开花(实现职业化)结果,话说到这里,让发哥兴起新辟系列专题连载的念头,先从现在陆续以「引爆职业足球路」系列,从多方角度探究大家最感兴趣的台湾足球职业化问题该如何坚实迈出去。
先进职业化的足球模式
在亚洲足联一再呼吁各国足球应走向职业化发展的今天,急待振衰起弊的台湾足球运动,由于眼见过去多年来职棒、职篮运动在台湾成功推出,推展足球领导单位也开始心动,曾一度想借外商经纪公司的投石问路,希望试着朝职业足球的方向发展。
由于一切客观条件不成熟,特别是发展体制还没有接轨、相关因素还没有理顺的情形下,现有的台湾足球大环境要转型将是漫长而痛苦的,那种想在短时间内就完成职业化的设想是非常不现实的。
先了解先进职业化的足球模式
足球的发展受经济发展的影响,但也不完全如此。随着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在各大洲、各地区,甚至一个国家内部,职业足球的模式和经济水准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在拉丁美洲各国,足球运动很普及,水准也相当高,巴西创造最多的称霸世界杯五次冠军纪录,但其职业足球的发展,各职业足球俱乐部的经营和足球市场的开发,却受到本国和本地区经济发展的影响。许多职业足球俱乐部都不是靠比赛,而是靠卖球员维持生存。
相比之下,欧洲的职业足球发展比较有规范,应当说,西欧经济的发展给职业足球的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足球市场空前活跃,足球经济也相当的发达,形成了自身的「造血功能」,使职业足球进入良性循环。
相反,过去在东欧各国,职业足球推展则较有困难,有的国家出现了百分之百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但经营管理方式还是老样子,谈不上什么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足球水准较难有起色,不过,随着这些年来东欧的逐渐走向改革开放,这种情况已逐渐好转。
在当今世界上,职业化的足球是多种多样的,有拉丁美洲模式、西欧模式、东欧模式和亚洲模式。不管那种模式,都是建立在各国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应当说,模式与体制、形式与内容是相关的、是统一的,单纯追求某种模式或形式,到头来还是空的。
了解职业化与赞助
在国外的很多职业足球俱乐部几乎都是建立在私有经济基础上的私有股份或责任公司,他们都是以经营足球比赛和球员买卖相关生意的专业公司,赚钱盈利是他们的出发点和目的。他们与银行、财团、保险公司等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同时又从这些关系机构中得到各种贷款、赠款和赞助。正是这些「额外收入」对职业足球的发展和支持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当今推展体育是「赞助的时代」,大型或专项的体育运动比赛,如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都离不开赞助,任何财团、任何大公司给予的赞助都是有条件的,对他们来说是一笔投资。当然,赞助本身是不盈利的,是不能从被赞助者身上直接获取实惠的。
赞助实际上是一笔效益投资,所谓的用金钱买社会效益、买知名度,美国的可口可乐公司、日本的几家大公司都是如此。有人称这是一种「抢占山头」的赞助市场。
在欧洲各国,每支甲组足球俱乐部都是职业足球俱乐部,都属于私人财产,有股份制的,也有责任制的。为了收买球星,为了开拓足球市场,各俱乐部都从银行、财团、企业得到大笔的贷款、赠款和赞助。
根据各国的情况和法律,赞助商享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一般不参与球队内部事务,更不能干预球队经营活动,只有董事会和董事会成员才有这种权利。在义大利,为了赞助一支甲组球队,不管是国际财团还是义大利财团,都要对该队的情况、所在地足球市场以及经济情况进行综合考察,然后作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