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在世纪疫症的阴霾底下,本赛季英格兰足坛赛事曲终人散,阿森纳在足总杯王者之战,以2:1逆转伦敦敌人切尔西,本年度英超最年轻主帅Mikel Arteta,战胜了第二年轻的Frank Lampard。
切尔西在决赛开局顺利,美国队长Christian Pulisic打破缺口,领先1:0,但剧情发展下去,显然不似Lampard预期。全场比赛,蓝军共有3人受伤,中场Mateo Kovacic成为足总杯决赛史上第6位被逐的球员,间接杀死了比赛悬念,早早偃旗息鼓。
Lampard接掌蓝军后,喜欢使用4-3-3阵式,赛季尾声却变为三中卫,也借此在准决赛淘汰曼联出局。与之前对曼联的正选比较,蓝军只有一个变动,就是派出Pulisic取代Willian。枪手方面,与四强淘汰曼城时比较,Arteta只是被迫用Rob Holding顶替倦勤的Shkodran Mustafi。
撇除决赛上两个具争议性的判决,一个是Kovacic是否被逐离开,另一个是枪手门将Martínez走出禁区接球,蓝军首开纪录后不久,便出现「再而衰、三而竭」,被追成平手后,气势被彻底盖过,这是众人皆见的事实。兵工厂本赛季多场强强对话,Arteta也选择放弃控球权,本场也不例外,只需40%控球时间就换来了11次射门,这是进攻效率的体现。
蓝军本赛季一直有攻强守弱的致命伤,一旦前场逼抢出现破绽,便很容易受到对手反制,为防线带来巨大压力,尤其是Kante缺阵之下,Jorginho和Kovacic都不是正宗防守中场。防线端,三中卫的防御性屡屡为人诟病,Zouma和Rüdiger本来就难予人信心,老将Azpilicueta因伤退下火线,Christensen级数更为逊色。
即使蓝军刻意把防线拉到后一点,也是于是无补,因为Alonso和James没能在边路制造威胁时,也意味着Giroud难有进球机会。枪手拥有多匹快马,Pépé、Bellerín和Maitland-Niles都会可让蓝军疲于奔命前锋Aubameyang便有空间发挥长处,一针见血。
一场决赛,只有一个赢家,阿森纳不愧是足总杯之王,第14次夺魁,Arteta成为首位以队长和总教练身份夺冠的球员,名留青史。 Lampard虽然连续两个赛季在温布利败北(上赛季是德比郡),但蓝军本赛季以培养新人为主,总要付出青春的代价,两位主帅代表着英超新一波时代力量,说不定会是未来N次「伟大对决」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