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过去讲起PJ Tucker,大家通常只会想到他是个疯狂的球鞋收藏家,但在今年季后赛,他用球场上的表现让全NBA更认识自己。 「我在招募的究竟是个篮球员还是个美式足球员?」前Texas大学教练Rick Barnes纳闷道。
或许第一眼看见PJ Tucker厚实的身躯都会和Barnes教练有相同的疑问。但考量他的身世背景,这事情一点也不奇怪。
Tucker的父亲Pops是个陆军的退伍军人,而PJ便是Pops Jr的缩写。有个军人父亲,他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势必相当严格。时常在场边听见Pops大喊:「保持侵略性阿PJ!每个篮板你都应该抓下来的!」
Tucker和Chris Paul在学生时期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他们曾经说好要读同一所大学,但由于Tucker在学业成绩上似乎没达到Wake Forest大学的入学标准,他们俩的约定因此破灭。
随后Tucker决定前往Texas大学就读。教练Barnes对他带给球队的一切都相当满意,唯有一点让Barnes特别操心,那就是他的跳投能力。不过即使教练苦口婆心的提醒Tucker,他总是冷冷的回应:「我可以轻易的在禁区肆虐对手。」
回想起当时情况,Barnes说道:「Tucker在场上就像只饥饿的野狼。他的眼中只有球,一但被他逮到机会,任何篮板球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确实就如同他所说的,他能肆意在禁区屠杀对手。」
2004-05赛季,大二的Tucker和大一LaMarcus Aldridge披着Texas大学的球衣在场上携手奋战。 Aldridge一直是个喜爱中距离投射的球员,但Barnes教练更希望球队往内线强攻,因此他决定把球塞给6尺5吋的Tucker朝禁区猛攻,没想到这策略还真的奏效了,大二赛季他打出13.7分8篮板的好表现。大三赛季更是缴出16.1分9.5篮板的优异数据,他也因此获得进入All-American Second Team和Big 12 Player Of The Year的殊荣。
但他的大学生涯却因一个孩子的出现而走到尽头。
而那孩子正是…
“ Kevin Durant. ”
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时KD正在接受Texas大学的试训。一般来说被招募的高中生是不会和该试训球队的队员打比赛的,但KD却坚持想加入全场的对打。没想到他却在场上教训了所有队员甚至是从欧洲回来的校友们一番。这画面就像KD是唯一的大学生而其他人只是高中生一样。
Tucker心里想:「他到底还继续念书干嘛…」
因为KD的出现,Tucker知道自己的大学生涯已来到尽头,即便Barnes教练希望他能再留一季来开发他的投射能力,但Tucker却婉拒了Barnes的请求。他想离队并成为职业球员的心意已绝。
2006年被暴龙以第35顺位选中。 Tucker在单季47胜35败的季后赛球队里几乎没有上场时间。先别管上场时间,他连在训练时都感到非常挣扎。
“ You can be in the league and still feel like you’re not in the league. ”
Tucker遭遇了他从没经历过的低潮。即便有能力成为联盟450名球员之一,但他却被遗忘在板凳最末端。
整个赛季仅有83分钟的出场时间,他在多伦多留下了场均1.8分的成绩。季末也理所当然的被球团给裁了。
上述这些事情还不是最惨的。
Tucker被联盟贴上 “ Tweener ”的标签。他的身高不足以在禁区讨生活,但不快的速度与糟糕的投篮手感又没办法在外线讨生活。总之就是个位置相当尴尬的一名球员。
被联盟贴上这样的标签基本上等于宣判了整个职业生涯的死刑。
但Tucker并没有因此放弃篮球,他对他的经纪人Buck说道:「我只想要打球。去帮我找个在欧洲打球的机会。我会在欧洲证明自己并拿下总冠军,随后再向NBA证明我的能耐。」
Tucker在欧洲的篮球生涯始于以色列的Holon,他带领着球队击败14连霸的Maccabi Tel Aviv勇夺冠军,并成为以色列联盟的MVP。
隔年他前往乌克兰并经历了前所未见的文化冲击。当时他带领着球队取得相当优异的战绩,在一场客场比赛中,那小小的场馆已经挤满了想看他表现的球迷。而就在比赛开始前,球队老板走进休息室并丢了一大袋现金在地上。老板对球员说:「若你们赢下这场比赛,每人都能拿10000元现金。」
结果当然不用多说,Tucker带领着球对海虐对手50分左右。